近日中央紀委發佈消息稱,河南省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而作為“攝影家”的秦玉海,其宣傳河南風光的攝影作品《水墨雲台》還出現在北京、上海、深圳、西安等地的地鐵里。(9月23日《新京報》)
  人一走茶就涼,官一倒藝就跑。
  作為世界上唯一延續至今的文明古國,五千年文明,藝術自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項。什麼琴棋書畫斧鉞刀叉,廟堂江湖之人,都是會一些的。才華橫溢也好,附庸風雅也罷,反正,自古至今,留下墨寶卻又因身敗名裂而延禍字畫者,也是不絕。話說宋時,那姦相蔡京不就是個大書法家麽?然因其姦,宋四大家之名,便列了蔡襄了。
  近日又印證者,便是河南人大常委會黨組書記、副主任秦玉海。
  此人不簡單。官做得不小,還是個攝影家,頭頂中國攝影家協會理事,河南省攝影家協會顧問、名譽主席之職,屢獲大獎,作品還遠赴巴黎展覽過,估計也是為國爭光了一把。作為外行人,雖不知其那些官場外的頭銜,是因官而來還是真本事得來,但其愛好攝影,那是無疑了。
  其實惹得京滬深西等地地鐵經營者及廣告投放商不爽忙不迭要將之撤下的攝影,是河南雲台山風景區的廣告。不能否認,雲台山風景區有關部門之所以會將有著攝影省長之稱的秦玉海而非其他人的作品當成名片主推出來,有拍馬屁之嫌,然誠如記者在南京地鐵隨機採訪的乘客所言,“照片中的風景挺漂亮,不過我不知道秦玉海是誰”——此無疑說明,受眾關註的是照片傳達的山水之美而少有人註意到攝影者的名字,更不要說因之對其去做深入瞭解了。
  於是問題來了,對於那些倒掉的官員,有必要將其過往留存都抹掉嗎?有相關的文件規定如此做還是只憑有關人員的覺悟?使他們於公共場合消失得消耗多少人力物力?另一個更大的被稱為公共場所的地方——網絡,他們“作品”的痕跡,能完全被清除嗎?若真想像《一九八四》中那樣,將相關的事件都刪除、改寫,只怕能形成一個產業促進就業了。
  說到底,這體現的是種道德潔癖。落馬官員題的字題的詞題的詩畫的畫攝的影,真要完完全全清掉,是做得到的,網絡再大,也大不過人的決心,這是已被證明瞭的。然而,若不能清除官員賜寶的需求,則無論有關部門出台怎樣的規定,都會有辦法被規避——大不了,我留個筆名嘛,大不了,我不署名嘛……字寫下了,錢收到了,在臺上時流傳一段軼事,入了監,他人怎麼議論,也管不到了……
  因此,與其大費周章去鏟字,除畫,不如高掛原處,作為負面典型,給那些躍躍欲試的後來者以警醒。
  文/屏山石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有必要將問題官員的“作品”鏟盡除絕嗎?)
創作者介紹

yt97yttqv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