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俠在紅會醫院接受治療 華商報記者 湯繼穎 攝
  王小俠在紅會醫院接受治療 華商報記者 湯繼穎 攝妻子在家門口劈柴,竟遭到野豬襲擊,右手中指被咬斷,送醫院搶救後仍未保住手指。藍田縣厚鎮寇嶺村村民史廣民想不通,自己家距山區還有十幾公里,野豬怎麼會跑來行凶。
  家門口劈柴遭野豬襲擊
  史廣民的妻子王小俠39歲,9日上午9時許,她正在自家門前的柴垛旁邊劈柴,一頭野豬突然躥了出來,將她咬傷。隨後,她被送往西安市紅會醫院指外科接受治療。昨日,華商報記者見到王小俠時,醫生已為她做了截指手術。
  “當時我在家門口和鄰居說話,和妻子相距十來米遠。野豬突然出現了,很大、嘴很尖,身上的鬃毛很長,立得直直的,一下就把她撲倒了。”史廣民說,他和鄰居立刻就沖了過去,附近鄰居也趕來相救,野豬被迫放開王小俠跑向遠處,村民們追了一陣回來後,才發現王小俠的右手中指幾乎完全被咬斷。
  “傷者送來時,右手中指從第二節指骨中間斷裂,只剩下少許皮肉相連。”昨日,王小俠的主治醫生薑可說,考慮野豬口腔毒素較多,為避免感染帶來的嚴重後果,所以選擇了截指,“目前創口還不能縫合,需要有毒液體滲流一段時間後,才能二次手術進行縫合。”
  傷者家距山區十幾公里
  隨後,華商報記者趕到寇嶺村,這是一個呈階梯狀的村落,每排房子是一個階梯,門前是一大片空地,左鄰右舍均沒建院牆。史廣民家門前有一個柴垛,柴垛旁有一個能走向下一排房屋的豁口。“野豬就是從那個豁口跑上來的,當時王小俠就在那兒劈柴,大家打豬時它還想往我家屋裡跑。”史廣民的鄰居韓苗葉說。
  “那頭野豬很大,有大人的一庹(tuǒ)多長,估計有幾百斤重。”事發時與史廣民聊天的村民常安朝說。
  厚鎮政府馮姓副鎮長說,他們已於當日向全鎮村子進行口頭通知警惕野豬再傷人,並於次日向全鎮各村印發了預防野生動物傷人的文件,“目前準備給傷者500元救助金。”
  史廣民想不明白,自己家距山區還有十幾公里,野豬怎麼會跑來行凶?
  環境變好野豬繁殖迅速
  “我們也接到了報告,併進行了核實。”昨日下午,藍田縣林業局資源管理科科長蔣虎平說,近年來,群眾保護野生動物意識明顯提高,山區生態環境也日漸改善,野豬以其繁殖快、無天敵的生存優勢,群體快速擴大,因為單位面積內食物量有限,部分野豬開始向周邊侵犯,雖然曾出現過野豬傷人事件,但卻極少。
  蔣虎平說,寇嶺村雖然距離山區較遠,但發現野豬也並非稀奇事,“這裡屬於丘陵地帶,本身也有部分野豬生存。”
  為減少損失,山區群眾曾經採取過電擊、下毒、下套、挖陷阱等手段抓捕野豬,但國家法律規定這些都是違法的,目前政府鼓勵山區群眾自發組建聯防組織驅趕野豬,保護財產不受損失,而林業部門也曾向政府申請槍支等裝備,專人打過野豬,但投入大量資金,卻收效甚微。
  蔣虎平說,多年來,很多群眾在財產受到野豬損害或人身受到野豬傷害後向林業部門反饋,讓林業部門頗感尷尬,“對於野豬帶來的傷害,國家沒有規定政府予以補償,我們即使有心補償群眾,卻沒有依據。”他們希望這個問題能引起相關部門重視。 華商報記者 楊德合
(原標題:藍田野豬下山傷人 女村民被咬掉一根手指)
創作者介紹

yt97yttqv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